首页 > 文旅 > 天马
淘书记
时间:2023-01-17 09:11:20 来源:武威市融媒体中心 阅读量:519

何谓淘书?我认为就是到旧书店、旧书摊搜寻自己中意的书并把它购买到手里。只看不买不叫淘书。淘书者的动机比较复杂,五花八门各不相同,有贪图便宜的;有从事收藏的;有专搞学术研究的;有只为消闲并满足读书兴趣的;有不为阅读,只为爱其古香古色、欣赏其精美封面装桢的等等。绝大多数淘书者要么是单纯的素食者,要么是纯粹的肉食者,他们有明确、具体的猎书目标和方向,不贪多、不求滥,只有个别人是杂食者,荤素通吃兴趣广泛,兼收并蓄多多益善。那么,我是一个什么样的淘书者呢?我对自己的定性是:为读而淘,在消闲中汲取营养,广泛涉猎、开阔视野、增长见闻、丰富知识,这或许是我的教师职业所决定的。


 我的书有从朋友处淘来的,如陶菊隐的《袁世凯演义》、四分册的《聊斋志异》等。某一年的高考前,我曾为朋友的姑娘进行过文化课辅导,事后他买了一箱酒送我以表谢意,我却对他说我开始戒酒了,他知道我醉翁之意不在酒,于是忍痛割爱把自己的《资治通鉴》“投其所好”地送给了我,我自是满心欢喜、当仁不让地“笑纳”了。我从旧书店里买到的书不多,能值得一提的是二十五史,当时根据它的品相和残缺程度,分别以不同的价钱收归囊中。至于在旧书摊上的收获虽然颇丰,但好像没有什么可记的,噢,想起来了,在地摊上我陆陆续续地买到并基本配齐了蔡东藩的《历代通俗演义》和鲁迅的杂文集,还有从某地摊一次淘到几十期《中国国家地理》杂志。对我来说,最为可观的淘书成果是到废纸收购站拾书。


 记得某一年的一天,我和爱人在去看望父母的路上,我突然问道:“你猜今天我最想干什么?”她答:“喝啤酒吗?”我说:“想去收购站看看。”她道:“别去了,今天下雨呢。”我想也是,于是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可是中午吃过饭后躺到床上无所事事,想去收购站转一转的情绪又涌上心头并越发强烈了,我便趁着天晴悄悄走出房门,来到近在数百米外的一家收购站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经过一番搜寻,居然拾了个大元宝,淘出《文史知识》《韦庄词校注》《唐宋名家词选》等书。这真是我最快乐的一天啊,比喝啤酒舒服多了。


 淘书对淘书者来说有着迷人的魅力和无穷的乐趣,我无论走到哪里,首先是尽力到处搜寻旧书店和旧书摊。有一年我到北京看病,从医院出来后就急不可奈地直奔琉璃厂和隆福寺而去,可到了那里我就傻眼了,居然没见到一家旧书摊,现在好多行业都被淘汰了,旧书店、旧书摊也难以生存,旧书摊被扫地出门自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

 尽管现在已无处淘书,可我却总是忘不掉曾经的淘书经历和乐趣。每当我拿起一本书时,总能回忆起这本书是怎么来到我这里的,它们的背后都有着一段或平淡或动人的小故事。请不要唤醒我,就让我永远地沉浸在这甜蜜的回味中吧!


作者:谭立华


网站简介
版权说明
广告业务
联系我们
主管单位:中共武威市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:武威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武威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武威市广播电视台
陇ICP备08000632号 甘肃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许可证编号:62120180010 甘公网安备:62030202000185
新闻热线:0935-8219255 0935-8330092 技术支持:甘肃新媒体集团九色鹿技术公司